搜索

搜索

搜索

2018年第八期

关闭

亲,没有更多了

毒杀非洲

致命的廉价杀虫剂是非洲的有力武器,它们正在虐杀当地的野生动物。

毒杀非洲pic自然?;ぶ饕逭呤掷锬米乓恢簧〉牟责睾驮诓寄嵫抢局种驳厍缛魃背婕?ldquo;倍硫磷”后死去的鸟儿。村民们捡拾死鸟为食,哪怕鸟儿是被毒死的。

毒杀非洲pic用毒药杀死动物的传统方法是在箭头上抹毒药——在肯尼亚与坦桑尼亚交界处的奥普西·莫里,马赛人正在一个市场上用来自箭毒树皮的一种致命物质制作毒箭头。

 

  用毒药杀死动物的传统方法是在箭头上抹毒药——在肯尼亚与坦桑尼亚交界处的奥普西·莫里,马赛人正在一个市场上用来自箭毒树皮的一种致命物质制作毒箭头。
 
  两只雄狮残害牛羊好几个星期了??夏嵫前氯虻厍穆砣撩褚丫涛蘅扇?。
 
  去年12月下旬,马赛人对肯尼亚野生动物管理局说:圣诞节前解决这个问题,否则我们会帮你们了断。“我们知道怎样杀死狮子,”一名年轻的马赛武士在一次激烈的社区会议上用斯瓦希里语说。他并不仅仅指他和马赛同伴们携带的长矛,他还指毒药,这是牧民们的首选武器。狮子已构成对他们生计的威胁,而不再是野生动物?;ぞ质酝急;さ墓蚁笳?。
 
  野生动物?;ぞ值母呒豆芾碓笨夏崴?middot;奥莱·纳斯胡决定,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把狮子从能接触到放牧牲畜的安博塞利国家公园以北的奥塞万转移到邻近的另一个国家公园,西察沃。但先得麻醉狮子。
 
  平安夜晚上,来自?;ぷ橹?ldquo;护狮者”的卢克·马迈加入了奥莱·纳舒乌和其他护林员的行列。他们爬上一辆陆地巡洋舰,驱车来到灌木丛中的一片空地停下。明月高悬,他们关了车灯,静候偷食的狮兄狮弟出现。
 
  马赛人马迈在车顶上放了一个扬声器,把一头奄奄一息的水牛的叫声播放到黑暗中。这声音是一头雄狮无法抗拒的。15分钟刚刚过去,一只大动物就从右边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奥莱·纳斯胡打开了前灯。
 
  这是一只母狮,一对狮姐妹中的一个,它们跟狮兄弟结伙行动,但没有亲缘关系。母狮在车前约10米处,小心翼翼地走向一棵小树,树前是一堆做诱饵的山羊内脏。奥莱·纳舒乌向坐在另一辆陆地巡洋舰上的一名兽医示意,兽医步枪上装有镇静剂飞镖。
 
  指挥手下将失去知觉的母狮放入笼子里后,奥莱·纳舒乌祝贺大家顺利完成任务。他说,把母狮弄走会扰乱狮群,阻止那对狮兄弟捕食社区的牲畜——这听起来有点奇怪,因为肇事的首犯——那对年轻雄狮——还逍遥法外呢。
 
  那天晚上晚些时候,我和向导西蒙·托姆塞特,肯尼亚研究猛禽的一位领军人物,正在他的陆地巡洋舰上试图入睡,突然听到了咆哮和咕哝——先是远远的,然后越来越近。正是那两只雄狮,它们大概在寻找刚才那两只母狮。团队紧急应对,麻醉并捉住了其中一只,但另一只侥幸逃掉了。捕获的雄狮和母狮最终在西察沃放归自然。以往的经验表明,它们多半不会幸存下来:未经融入过程就被遗弃在另一个狮群领地上的狮子会被当作擅入领土者对待,常常死于当地狮群撕咬之下。
 
  “我们希望给它们第二次机会,” 弗朗西斯·加库亚说。他是野生动物?;ぞ质抟讲康闹魅?,该部门负责肯尼亚所有野生动物的福利。但许多狮子专家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当场杀死制造麻烦的狮子会更加人道。
 
  与此同时,与管理员关于扰乱狮群的说法相反,其余的雄性继续骚扰牲畜。这一回,牧民没有寻求外部帮助。他们把化学物质掺到家畜的尸体中,狮子吃下去后就会一命呜呼。用这种办法,他们杀死了那只雄狮和另外那只母
狮。等野生动物?;ぞ痔较?,派兽医来调查时,狮子的尸体已经腐烂了。
 
  兽医还发现了秃鹫和鬣狗的残骸,可能只是以掺有毒物的牲畜尸体为食而死亡的动物的一小部分——这是毒杀野生动物事件中常见的扩大化“犯罪现场”。
 
 
( 预知完整故事,请点击购买《华夏地理》2018年8月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