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8年第八期

关闭

亲,没有更多了

陌生的友邻

在访问巴基斯坦的过程中,处处能够感受到来自“巴铁兄弟”的真情实意。沉醉其灿烂的古代艺术的同时,我们也认识到, 对于这个处于动荡环境中的年轻友邻还需要更多了解。


陌生的友邻pic入藏塔克西拉博物馆的一尊佛头像优美肃穆,具有典型犍陀罗艺术风格。历史上,塔克西拉长期是横跨中亚和南亚次大陆地区的文化都城,也是佛教及艺术传到中国的重要通道。

陌生的友邻pic
如今巴基斯坦是典型的伊斯兰教国家,古尔邦节是一年中最重大的节日。节日前,人们为了准备所宰牲灵而在市场上精心挑选。摄影:尹永宏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巴基斯坦塔克西拉古城的西尔卡普遗址。上次是2013年的6月,天气炎热,远远便看见一棵大树,郁郁葱葱,浓荫遍布,我们曾在那树下乘凉歇脚,着实惬意。不想,在这清凉的4月,它却已干枯,枝丫虬结,仿佛苍老的故友向我打着招呼。我不禁难过,为巴基斯坦缺水而担忧。但这担忧很快就在前往白沙瓦的行程中一扫而尽,车外所见河网纵横,水流丰沛,印度河、喀布尔河的支流流过,滋养着大地,小麦金黄,瓜果翠绿。同行者中最年轻的学者——来自北京大学梵巴语言文化专业的范晶晶博士大发思古之忧情,口吐玄奘的莲花句,念叨着果然是“谷稼殷盛,花果繁茂”啊?;蛐碚蚱涓皇?,又是河谷之地,历来兵家争夺,战祸不断,玄奘于7世纪来到此地时,已是“邑里空荒,居人稀少”。
 
  贞观元年(627年),这位唐代高僧自长安出发,西行求法,一路穿沙漠,跨戈壁,翻雪山,历经艰险,最终于次年夏末初秋,进入佛教的发祥地——印度。他在印度各地游历,巡礼佛教圣所,在那烂陀寺潜心修学……直至贞观十九年返回长安。这场“亲践者一百一十国,传闻者二十八国”的求法苦旅堪称中古史上最伟大的行程。一部涵盖了山川地理、风土人情、经济文化、历史故事等诸多内容的《大唐西域记》不仅为唐人提供了翔实的信息,对后世亦影响深远,无论对后代求法的僧人,或是20世纪初期的探险考古学家斯坦因,甚至今日生活于此的人,一路上都是关于“玄奘曾经路过此地”的传说,或真或假,众说纷纭。
 
  可以确定的是,书中提到的健驮逻国、乌仗那国、呾叉始罗国、乌刺尸国等都位于今巴基斯坦境内。这里是印度次大陆文明的故乡,古老的哈拉帕文明就诞生于此,这里也是印度最古老的诗歌《梨俱吠陀》的诞生地。公元前1200前后,印欧语系的东支之一支跨越了兴都库什山脉,经由开伯尔山口在旁遮普一带定居下来,创造了后来遍及南亚次大陆的印度文化之始。我说的印度,不是政治的概念,而是语言文化的概念——从古代的吠陀语,到曾经流行于犍陀罗地区的犍陀罗语,以及现在的乌尔都语、印地语,都在印度文化的概念之中——尽管在历史上,在漫长的岁月中,根本没有“印度”作为统一的政治概念的存在。
 
  我们此行的初衷,自是出于研究的考虑,实地考察闻名遐迩的犍陀罗文化遗址,亲眼得见犍陀罗艺术的渊源与传播,并期望与当地学者加深学术方面的交流。巴基斯坦方面为此精心安排,接待周到,从首都伊斯兰堡到著名古城塔克西拉,抑或犍陀罗之乡白沙瓦,每一处献花迎宾,卫兵守卫,仆从贴心侍奉,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想,令人着实感受到“巴铁兄弟”对待朋友的真情实意??疾熘?,感动之余,这次旅程也为我们带来了更多思考。

责编:颜竹
 
( 预知完整故事,请点击购买《华夏地理》2018年8月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