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8年第三期

关闭

亲,没有更多了

独处西伯利亚

一名俄罗斯姑娘探寻自己与一座遗世孤立的村庄的渊源。

独处西伯利亚pic驼鹿唇是一种节日佳肴,5岁的达莎手里拿着糖果,等待着驼鹿的上颌解冻。几个小时后,她妈妈就要把它的皮剥掉,然后加入调料烹煮,做成新年餐桌上的一道菜。

独处西伯利亚pic就像画中的圣母与圣婴一样,摄影师的表姐瓦莲京娜怀抱着自己最小的孩子瓦尔瓦拉,孩子只有10个月大,正玩着一张狐狸皮。
 

  童话故事能成真,不过有时要过上几十年。
 
  叶连娜·阿诺索瓦从小生活在城市里,她听到过一些荒诞不经的故事,故事里的村庄有驼鹿和狼出没,还有广袤的森林、无法通行的道路,以及虽艰苦却可爱的环境。如今她已34岁,是一名视觉艺术家,终于造访了她的祖先于300多年前修建的村庄。她的先人是猎人,当年随大批俄罗斯人一道,向东前往西伯利亚寻找兽皮,然后就再也没有离开。她的父亲就出生在那里,那批移民中的大部分人将那个地方视为家园,不希望外人知道它的名字和位置。
 
  在当地的通古斯语(或称“鄂温克语”)中,该村庄的名字大致可以译成“岛屿”,这也便是阿诺索瓦主要的工作内容:勘察与世隔绝之地。在沼泽遍布的亚北极针叶林地带,冬天地面冻得坚硬,于是便形成一条通路,可以驾驶吉普车沿这条路前往这座梦幻“岛屿”。最快捷的交通方式是乘直升机,每月两次,有直升机从300公里外的城镇基廉斯克飞往那里。
 
  进入村庄之后,阿诺索瓦发现有很多事情要做。当天气暖和,无法驾驶雪地车狩猎时,人们就会放牧野马。在依靠火炉供暖的温室里,人们种植庄稼并储存起来以备冬天食用。现金没有多大用处,只有在进城售卖黑貂皮时才用得上。拜访过这座村庄之后,对城市生活的感觉便有所不同了。“在城市里生活挺难的,”阿诺索瓦说,“因为你需要安静却难以得到。”
 
  就连寒冷也成了令人期待的事情。6月份的气温都能降到冰点以下。阿诺索瓦的手机里保存着一张图片,是1月某天早上的气温:-53℃。
 
  在本文的一张附图上,一个人的脸上落满了雪。在阿诺索瓦看来,这体现了村民们“立即适应了周遭的环境并与之和谐共处”。
 
( 预知完整故事,请点击购买《华夏地理》2018年3月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