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8年第三期

关闭

亲,没有更多了

地球复杂生物前传

地球上的生命,究竟是如何从简单的微生物爆发式进化为复杂的大型生物——而且还发生过两次?科学家从远至5.7亿年前的化石中发现了蛛丝马迹。

地球复杂生物前传pic节肢动物门 竞赛仍在继续
在寒武纪,新的动物物种出现令人震惊的激增,其部分驱动力源于一种给生命引擎加油的全新激进方式:捕食。当捕食者进化出爪牙用来攫取和撕咬时,它们的猎物就会相应进化出盔甲和新的逃跑方式,这反过来又会触发捕食者产生不甘落后的进一步创新。在这场“军备竞赛”中,最早登场的顶级捕食者是Anomalocris,它可能吃的就是三叶虫。上图可以看到它的三种武器:螯爪、便于游泳的桨形肢、位于螯爪基部眼柄上的眼睛。在寒武纪出现的视觉能力对捕食者和猎物都有帮助。图片来源:ROMIP SPECIMEN 51212

  在加拿大纽芬兰的东南海岸,靠近北美最东端的地方,有一处伸入海中、名为“失误角”的岩石峭壁。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在大雾天气里,经过的船长会把这里误认为别处而导致海难发生。今天,它对世人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地球上最深邃、最令人费解的一个生命奥秘的线索集中出现在这里,近年来科学家们又对它们作出了重新解读。生命以微小、单细胞为主的形式繁衍了三十多亿年,何以突然爆发出种类繁多、形态奇特的大型复杂生物?虽然这些新的生命形式至少从5.7亿年前起就在向全世界扩散,但它们最早的证据却唯独在一个地方出现:失误角。古生物学家跑去那里做研究已有数十年,但这些专家现在认为他们见微知著,已有了颠覆前人观点的新发现?! ?
 
  在一个凉爽的秋日,我从纽芬兰首府圣约翰出发,开着租来的吉普,沿着一条黑缎般穿过云杉和冷杉林的公路向南驶去,亲身踏上了失误角之旅。同行的还有多伦多大学的马克·拉夫拉姆和同事西蒙·达罗克,后者是一个英国人,在美国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范德比尔特大学工作。
 
  我们抵达失误角的时候,天空碧蓝,阳光炽烈——拉夫拉姆告诉我,这种天气其实很罕见,不过,强烈的斜照日光,尤其是在傍晚的时候,能帮我们照亮此次专程过来看的那些微妙化石。
 
  在省政府为?;せ愣枇⒌?ldquo;失误角生态?;で?rdquo;,我们沿着一条碎石路走,来到一处有裂缝的海岸,然后向下攀爬。拉夫拉姆指向一块以大约30度角倾斜、光滑的紫灰色岩石,石头上有图案,像一个复杂精细的影子,似乎是蛇的骨架——肋骨和脊柱的重复构型,有大约1米长。但其实这里并没有骨架,连骨头都没有,只有一个软体生物留下的印记。它死于很久很久以前,葬身海底。它不能游泳,也不能爬行,不可能像存活在今天的任何生物那样生活。它属于一个更为默默无闻的时代,那里栖息着神秘、奇幻的生物,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它们曾经在这个地球上存在过。“这是地球生物第一次发身长大。”我们跪坐在岩石上时,拉夫拉姆对我说。

 
( 预知完整故事,请点击购买《华夏地理》2018年3月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