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8年第三期

关闭

亲,没有更多了

废墟上的生活

叙利亚内战将家园化为瓦砾。而今,随着仍未稳定的生活常态重回阿勒颇,人们面临的挑战是重建失去的一切。

废墟上的生活pic在阿勒颇东部卡姆·贾兹玛蒂社区,距离国际机场不远的地方,工人们正在修建一条新的公路,以取代在战争中遭毁的另外一条路。

废墟上的生活pic阿勒颇城堡周边,居民们逐渐找回生活常态。这座中世纪宫殿是世界上年代最古、规模最大的城堡之一,曾在战争期间被叙利亚军方用作军事基地。


  在一幢摇摇欲坠的建筑三楼上,粉色夕阳穿透墙上遮挡窟窿的透明塑料布照进来,六十岁的阿米拉·加曼身穿一件浅蓝色羊毛衫,坐在一架金穗镶边黄色顶棚的秋千椅上。仅剩一只灯泡的破吊灯发出摇曳微光,点亮这间小屋。透过这扇临时的窗,她望着楼下街对面的亚穆克学校,操场上如今撒满了弹壳,还有一门简易加农炮。
 
  加曼一家原本住在顶楼,那里现在已是一堆坍塌的墙壁和瓦砾。“我想住在自己家。”她说。他们临时避难的这个房间,是这幢楼里仅有的两间住人的屋子之一。这条街上,残垣间的商铺重新开了张,人们埋头忙碌着。其他地区的冲突还在继续,但生活常态已经逐渐回归阿勒颇,尽管这种状态还远未稳定。无尽的重建任务才刚刚开始。
 
  他们的社区卡拉西位于被毁的阿勒颇东城,叙利亚政府军围城数月,从民主派叛军和反对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统治的其他势力手中收复此地后,这里一直由政府军把守。作为叙利亚最大的城市,阿勒颇一度接近400万人口,但如今成千上万人已经逃离。整个叙利亚还有数百万人在七年残酷的战争期间选择离开,超过40万人被杀,联合国指责阿萨德武装在多个城镇使用化学武器杀害大批平民。
 
  大约三年前,加曼和家人逃到了乡下。
 
  “我们被武装部队抢劫了。”她丈夫萨利赫说,他指的是反政府武装,其中许多人曾是他们的邻居。反对派武装在他家找到了一张前总统——阿萨德父亲的照片,萨利赫就被投进监狱关了一年。2016年12月,政府军收复了城市的部分地区。一年后,约有30万居民重返家园。返回的许多男性必须完成兵役。
 
  一个周五下午,在萨阿杜拉·贾比里广场,人们吃着棉花糖,爬上去年为世界旅游日搭建的巨大彩色字母拼成的“我爱阿勒颇”字样雕塑。从前,世界各地的游客云集于此。一条挂在遭损毁的建筑上的破横幅上写道:“你们的城市阿勒颇,需要你来保卫她。”这片战争期间荒无人烟的广场如今生机勃勃。一群在聊足球的人来自大马士革,他们是来研究建筑的,拿着地图在城里走街串巷规划着重建工作。18岁的扬·阿鲁鲁在和妈妈拍照,他们坐了10个小时的公交车从反对派控制的伊德利卜来到这里,这段路从前只需45分钟。
 
( 预知完整故事,请点击购买《华夏地理》2018年3月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