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BPA也不安全!塑料制品的陷阱

无BPA也不安全!塑料制品的陷阱
由于担心BPA潜在的毒性,生产商转而开发了一系列相似的替代品。但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这些替代品很可能也存在安全隐患。
摄影:DAVID MCNEW, GETTY IMAGES
 
撰文:MAYA WEI-HAAS
 
  研究始于一次意外。当时,华盛顿州立大学的遗传学家Patricia Hunt和团队正在研究BPA对小鼠的生殖影响。测试组通过滴管接触到BPA,对照组则没有。
 
  一切似乎都很美好——直至真相浮出水面。
 
  Hunt说:“我们的对照数据变得很不稳定。”对照组和测试组之间的差异消失了,而且很多对照组的小鼠开始显示出基因问题。起初团队很困惑,但他们最终发现,一些塑料笼被破坏,渗出了BPS——这是臭名昭著的BPA的替代品。
 
  Hunt说,这种感觉似曾相识:20年前,在聚碳酸酯鼠笼上,BPA也带来了同样的问题。现在,她正在研究多种BPA替代品的影响,最近这次意外发现意味着,这些替代品同样影响了小鼠的生殖能力。
 
  当然,我们无法把它们对小鼠的和对人类的影响等同起来,但最近的研究提供了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没有BPA的塑料世界依然危险重重。更严重的是,这项研究强调了商业化合物发展中更宽泛的问题:当某些化学制品从市场中消失后,往往有其他替代品,它们不仅看起来像原来的那些,对人体的影响也很相似。
 
  纽约大学朗格健康学院环境儿科学部门主任Leonardo Trasande没有参与此次研究,他表示:“我们必须成为疾病侦探”,但这份工作就像是“化学界的打地鼠”,非常麻烦。
 
什么是BPA?
 
  BPA是树脂和其他塑料的常见组成部分,也是所谓的内分泌干扰物。在动物体内,这些化学物质就像荷尔蒙,或者说是一种扰乱正常的荷尔蒙功能。
 
  非营利组织内分泌干扰交流(The Endocrine Disruption Exchange)的高级研究员Johanna Rochester没有参与此次研究,他表示:“令人不安的是,荷尔蒙控制着我们体内的一切。”

  关于BPA的担忧,集中在它会产生类似雌激素的效果。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关于BPA的研究层出不穷。大量研究记录了BPA对圈养的野生动物的生殖、发育和代谢的负面影响,包括猕猴、斑马鱼、线虫和小鼠。BPA甚至和人类健康问题有关。
 
  20世纪50年代,BPA最初被用于环氧树脂。很快,拜耳和通用电气公司发现,这些分子身手不凡:它们可以和小化合物结合在一起,形成一种闪亮的硬塑料:聚碳酸酯。
 
  很快,到处都有BPA的身影:可重复使用的水瓶、塑料盘子、罐头食品中的密封层、吸管杯、购物收据,甚至一些牙密封剂。BPA从塑料容器渗入了食物和饮料,人们喝着水瓶中的水,吃着微波炉食品,在不知不觉中摄入了小剂量的BPA。
 
  于是,BPA变得无处不在,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2003-2004国家健康与营养的调查研究,2517人中,有93%的人尿液被检测出BPA。
 
  公众对制造公司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停止使用BPA,大量标着“无BPA”的产品顺势涌入。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仅正式禁止在婴儿奶瓶、吸管杯和婴儿配方奶粉包装中使用BPA。FDA的官网上写着:“FDA国家毒理学研究中心的研究显示,低剂量BPA没有影响。”
 
不同,但不一定更好
 
  鉴于无BPA已成为一种潮流,生产商掀起一股塑料开发热潮,创造出了各种各样的替代品:BPS、BPF、BPAF、BPZ、BPP、BHPF,种类繁多,甚至超越了科学界追踪调查的承受能力,这个名单还在继续增加。它们的名字里都有“BP”,因为基本化学结构含有双酚。彼此之间的差别非常小,就像蓝色乐高和红色乐高之间的差别。
 
  最新研究和之前的大量研究都指出,购买无BPA的塑料并不能让消费者脱离困境。研究结果显示,普通的BPA替代品(BPS、BPF、BPAF和二苯砜)会对“精子和卵子形成的最初阶段”造成影响。
 
  通常,小鼠(和人类)从父母双方各获得一份遗传物质,然后将它们拼接在一起,形成传给下一代的染色体。Hunt和团队发现,BPA及其替代物会以某种方式破坏这一过程,最终导致男性精子数量减少,女性卵子数量增加。而且这种变化会遗传给下一代。
 
  研究人员尚不清楚BPA替代品对人类究竟有多大影响,但他们对此表示担忧。Hunt说:“它们看起来很像BPA。我们有理由相信,它们的影响可能也和BPA一样。”Rochester也同意这一点,他表示这一结论“并没有谬以千里”。这不是唯一关于BPA替代品负面影响的研究,仅过去一年时间里,就发表了十几项研究。
 
  Trasande说:“这说明,我们需要监管化学品,不是一个一个,而是一整类——这样我们可以处理结构相似的化合物。”
 
追根溯源
 
  对于这种类似的化学交换,科学家起了一个专门的名字:令人遗憾的替代品。这个问题不是BPA所独有的。很多化合物都遇到了相似替代物的问题,包括阻燃剂(用于家具、汽车和电器)、酞酸盐(用于化妆品、个人护理产品、粘合剂、塑料和药品)和多氟烷基化合物(用于特氟龙这样的不粘产品)。
 
  令人吃惊的是,几乎没有法规能阻止这种情况。很多针对内分泌干扰物,如BPA的测试已经不合时宜。Hunt说:“旧的标准毒理学测试方法是几十年前设计,可以说是很原始的技术。”
 
  政府主持的很多研究显示,高剂量的BPA有害,而不少独立的科研人员则证明,即便是低剂量的BPA也会造成负面影响。为了解决这些差异问题,最近,三个政府机构(全国环境卫生学会、国家毒理学规划处以及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和一组独立研究员合作,花费数百万美元,展开一项名为CLARITY-BPA(关于BPA毒性的学术与监管)的研究。每个团队专注于不同的效果,但采用相同的基本实验框架。Hunt说,这样的研究将会带来更好的毒理学测试。
 
  最终结果将于周四公布。但2月发布的报告草案已经让科学家如坐针毡,这份报告详细说明了监管方面的情况。总的来说,草案的结果再次表明,低剂量BPA“影响非常小”。FDA未对置评请求予以回应。
 
  Hunt说:“这个想法很好,我们确实需要改进毒物学检测方法,”Hunt说道,但她也补充说:“CLARITY有很多问题”,从对照组到选择进行研究的动物,再到系统污染情况(就像Hunt之前遇到的问题),未参与研究的科学家认为,许多因素都会影响最终结果。
 
光明的一面
 
  还有一丝微弱的希望。Hunt说:“好消息是,如果你能把所有这些东西从世界清除掉,我们还是可以回去的。”最近的研究发现,如果研究人员让小鼠不再接触BPA替代物,只需四代,雄性就能恢复正常。
 
  Trasande指出,消费者也能采取措施,避免BPA替代品。他建议避开回收标识为3、6、7的塑料制品,这些塑料都有问题。不要把塑料放入洗碗机或微波炉,它们会破坏塑料,导致更多的BPA或替代品渗出。当塑料老化或被划坏后,要立即扔掉。尽可能选用玻璃或钢制容器,不要用塑料密封的铝罐。
 
  对监管者而言,Rochester 表示,远离BPA替代物刻不容缓。“我们不希望再浪费20年,才让人们意识到这是个问题。我们不能重蹈覆辙。”

(译者:Sky4)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