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阻且长,塑料吸管禁令进展如何?

撰文:SARAH GIBBENS
 
道阻且长,塑料吸管禁令进展如何?
仅就美国一国而言,每天消耗的吸管就无以计数?!敬饲氨ǖ赖氖渴敲刻?亿】
摄影:REBECCA HALE, NATIONAL GEOGRAPHIC
 
  此前,包括星巴克、百家地郎姆酒、Bon Appétit、万豪酒店、阿拉斯加航空和美国航空等在内的多家大牌公司宣布,将在未来几年里逐步淘汰塑料吸管。其他很多公司和机构也纷纷效仿。
 
  比如前不久,西雅图就成为了美国首个禁用塑料吸管的大城市。不仅华盛顿特区和纽约等大城市的市政委员会加入这一行列,推进禁令的相关立法,包括迈阿密滩和马利布等在内的较小的地区也做出行动,在部分区域实施塑料吸管禁令。
 
  尽管吸管污染只占所有塑料污染中的一小部分,但却是重塑生态环境理念的标志性阵地。对于绝大多数消费者来说,不再使用塑料吸管是一件能力范围内的事,不仅可以做到,还能增强自己的自信心和荣誉感?;八淙绱?,到底该如何把一纸禁令落到实处?它又会产生多大影响呢?
 
谁在拥护塑料吸管禁令?
 
  自2008年起,西雅图就试图禁止塑料吸管的使用。当时该市通过了一项法令,要求一次性餐饮用具必须可回收或者可堆肥;2010年,西雅图完善了该法令,直到今年7月,才终于颁布塑料吸管和器皿的禁令。
 
  “这些成果植根于大家的共同努力,是诸多社区、组织共同向市政府诉求的结果。”西雅图公共事业部的战略顾问Sego ·Jackson说道,他主要负责遏制浪费,以及产品管理。
 
  但如何真正将禁令落实到实处,就需要自上而下,付出更多的努力了。Bon Appétit管理公司是一家大型食品服务提供商,在校园、博物馆和工厂等地设置了1000余处小餐厅,他们早在去年5月就宣布将逐步淘汰塑料吸管。
 
  据Bon Appétit管理公司的品牌战略主管Maisie·Ganzler介绍,该决议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执行总裁Fedele·Bauccio的大力推动。
 
  “我看了一些统计数据后才认识到,像吸管这样的便利产品究竟能带来多大的危害。所以我的下意识反应就是,我们必须做出改变。”Bauccio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道。
 
  经过短短几个月的讨论与准备,该公司发布了上述决议。预期用一年多的时间来落实。
 
  除了上述落实塑料禁令的机构外,环境?;ぷ橹膊斡肓私?,共同推动塑料吸管禁令的落实,由演员阿德安·格兰尼(Adrian·Grenier)参与创立的“孤独鲸鱼组织”(Lonely Whale)就是其中一员。该组织没有将核心放在拉拢拥有潜在环保意识的民众,而是将工作重点放在了商业机构上,试图说服他们以更环保的方式来进行商贸交易。
 
  “我认为,如果能由市场做导向,那么环保之路将更有效、更坚实。”该组织的执行理事Dune Ives说道,“与此同时,政策也要跟上节奏,为市场颁布法令,保驾护航。”
 
寻找替代品有多难?
 
  早在塑料吸管禁令于10年前被提上议程时,西雅图的政府官员就开始探索切实可行的替代产品。然而,和找寻其他一次性产品的替代品一样,这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
 
  “寻找一种不会在热汤里溶化的调羹可是个大挑战。”Jackson说道。
 
  无独有偶,Bon Appétit管理公司在寻找有效替代品时,也遇到了意料之外的麻烦。据Ganzler介绍,他们不仅仅是要寻找持久耐用的替代品,而且要确保必须沿用可生物降解的塑料制品。
 
  “此外,我们还要确保吸管替代品能在排水系统中分解,否则排水管道很可能就要出大问题。”Ganzler补充道。
 
  她接着表示,纸质吸管将是最广泛使用的替代品,但Bon Appétit还是在考虑谷物、竹子或干草制成吸管的可行性。
 
  “最大的麻烦是找到一种可持续使用的替代品。”阿拉斯加航空公司,可持续发展部的负责人Jacqueline Drumheller说道,“阿拉斯加航空不会再在咖啡和红茶等热饮中提供塑料搅拌吸管,水果叉也将由非塑料材质制成,即便如此,我们仍准备在航班上配备一些耐用的吸管。”
 
  Aardvark Straws公司是美国最大的纸质吸管制造商之一,隶属于Precision Products集团。该公司在2007年创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得益于动物园和水族馆等场所对环保的非塑料制品的需求。但就像公司的全球业务主管David Rhodes向《国家地理》所言,他们在寻求可持续的增量订单时困难重重。
 
  Bon Appétit管理公司在美国的33个州设有服务点,在Ganzler看来,那些餐饮业集中的地区可以较为便利地逐步采用纸质吸管,而人口稀疏的地区需要付出的努力大得多。
 
很多人仍然需要使用塑料吸管,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
 
  自从西雅图塑料吸管禁令于本月全面启动,来自?;げ姓先耸坎煌饧暮羯悴痪诙?,他们担心真正需要吸管的病人将无从获取。类似的阻力也对其他地方颁布禁令造成了影响。
 
  “我赞同目前的方案。这是我们一直追寻的结果,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比如寻找塑料吸管的替代品。我们必须找到更好的选择,否则就像塑料吸管这个案例一样,无法完全摆脱塑料吸管的‘支配’。” ——Dominick Evans (@dominickevans) ,2018年7月18日
 
  某些残障人士的?;ふ叱?,目前还没有能取代塑料吸管的高效替代品,部分合成纸质吸管中包含有机材料,后者可能会引发过敏反应。对那些具有吞咽、咀嚼障碍的病人来说,纸质吸管可比塑料吸管难用得多。另外,用金属或玻璃制成的可重复使用吸管对有些病人来说,也是件非常危险的事。
 
  Jackson说道:“我认为,在禁用塑料吸管方面,确实存在一些误解。”西雅图仍允许商户或服务点提供一定数量的塑料吸管,只要有顾客提出需要,就可以获得吸管。
 
  Bon Appétit管理公司也打算采用这种方式,但阿拉斯加航空公司则表示,将提供纸质吸管。
 
使用塑料吸管的替代品,成本如何?
 
  上个月发表在《国家地理》官方网站的一篇文章中提到,据Aardvark介绍,纸质吸管的成本比塑料吸管高出约人民币6分钱。
 
  但Bon Appétit管理公司拒绝透露改用纸质吸管所需的费用。
 
  “我认为,目前吸管的价格正处于高峰,这是改变产品结构的绝佳时机。”Ganzler说道。
 
  在西雅图,罚单只会开给牵涉聚苯乙烯容器的交易,而据Jackson透露,明年的处罚方向将放在教育培训和超出经营范围等方面。他很清楚,各行各业对塑料吸管禁令持有不同看法,因此强调顾客仍可以在需要时从商户那儿获得塑料吸管,商户也不会因为禁令就大批采购纸质吸管。
 
  西雅图的垃圾处理设备有能力处理可堆肥塑料,这是很多大城市都不具备的优势。由此可见,提升塑料吸管替代品的处理设备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这是其他打算颁布禁令的城市必须衡量的因素。
 
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落实塑料吸管禁令究竟会带来什么好处,这一问题全然取决于你问的是谁。有些人认为,这是正确道路上的重要一步,而有些人则认为,这只是人类对塑料依赖性的遮羞之举,沾沾自信的情绪必然会掩盖一次性塑料制品大行其道的事实。
 
  近期的塑料吸管禁令大多出现在政策较为激进的城市,以及试图打造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友好型公司。据Ives介绍,“孤独鲸鱼组织”更愿意接触那些打算加入环保联盟的公司,而不是把时间耗费在与充满敌意的公司打口水战。
 
  “我们的理念就是和已经准备好步入环保事业的公司合作。”她说道。
 
( 译者:清泉石上流)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