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2018.08.27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在西班牙南部的瓜迪克斯,山上到处是洞穴。这里约有2000个洞穴,好几代人在这里繁衍生息。
摄影:TAMARA MERINO
 
撰文:ALEXANDRA GENOVA
 
  一直以来,在世界各地,洞穴都是人类的庇护所。西班牙南部的这些洞穴也不例外,最初人们在这里躲避风暴和掠食性动物,接着躲避宗教和种族迫害。如今,这里的洞穴成了一个独特而又安静的“小区”,这里的居民逃离了纷扰的现代生活,在山区中追寻平和与独处的时光。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Piedad Mezco和Antonio Ortiz一生都住在瓜迪克斯的洞穴里。他们在洞穴里出生,在山中长大。过去,Antonio种田,Piedad做木椅子。
摄影:TAMARA MERINO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格拉纳达附近的洞穴里,配有非常独特的装饰。一位居民在他侄女的第一次圣餐仪式中,给他侄女的照片旁挂了四支手枪。
摄影:TAMARA MERINO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Tocuato Lopez出生在瓜迪克斯的洞穴里,一辈子都生活在这里。二婚时,他买了一个新洞穴,和他的新妻子、两个孩子住了进去。他的房间在地层的深处,没有窗户,也没有自然光。
摄影:TAMARA MERINO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孩子们在自家旁边的废弃洞穴里玩耍。过去,这里的每个洞穴里都住着人,但现在村庄里有不少空着的洞穴。
摄影:TAMARA MERINO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圣女格拉西亚大教堂是瓜迪克斯的一座地下天主教堂。牧师正在教堂里工作。圣殿里有一幅《Patronness of the Caves》,自16世纪以来,这幅画就一直挂着那里。
摄影:TAMARA MERINO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灯光照亮了洞穴,弗拉门戈舞者每晚都会在这里翩翩起舞。在吉普赛人的婚礼上,人们也会跳同样的舞蹈,但这项传统在16世纪被禁止了。然而舞者们继续秘密地进行表演,圣山的居民把舞蹈塑造成了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弗拉明戈舞。
摄影:TAMARA MERINO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两个女子正在圣山的洞穴里跳着弗拉门戈舞。500多年前,这种西班牙传统舞蹈就在这里诞生,现在的每天晚上,人们也仍在洞穴里跳着弗拉门戈舞。
摄影:TAMARA MERINO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Sergine Mourtalla Mbacke是一位塞内加尔移民,正凝望着远处的格拉纳达市和阿尔罕布拉宫,那里曾经是费迪南德和伊莎贝拉的宫廷。
摄影:TAMARA MERINO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Malik也是一位塞内加尔移民,住在圣山的洞穴里,正凝视着挂在墙上的画。
摄影:TAMARA MERINO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Mbacke在屋子里抽着烟,他因为经济原因选择了住在洞穴里。
摄影:TAMARA MERINO
 
  智利摄影师Tamara Merino拍摄了全世界的洞穴居住者,她最感兴趣的是这般风景与居民之间的历史和原生关系。Merino说:“我一直着迷于人类和土地、环境的关系,以及这种关系如何影响人类的生活。”
 
  她在澳大利亚的“猫眼石之都”库伯佩迪拍摄了项目的第一部分,而第二部分则选择了西班牙安达卢西亚地区。她在洞穴遍地的乡村里待了两周,记录了当地人的生活。Merino告诉我们:“最重要的是自己不要带任何偏见。我喜欢和人们坐在一起,聆听他们的故事,同时也和他们分享我的生活。”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在西班牙南部山区贝纳卢阿村的洞穴屋门口,天空暗了下来。
摄影:TAMARA MERINO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Manuel Gonzales和Encarna Sanchez在客厅里拍下了这张照片。他们的洞穴是Encarna的家,Encarna在这里出生长大。Manuel在瓜迪克斯的洞穴长大,现在和Encarna以及他们的狗一起生活在Encarna的洞穴里。
摄影:TAMARA MERINO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Eric是一位德国移民,自1998年以来一直生活在圣山的洞穴里。为了谋生,他在格拉纳达的大街上演奏经典摇滚乐。
摄影:TAMARA MERINO
 
  瓜迪克斯省约有2000个地下洞穴屋,Merino发现那里的居民仍保留着500年前的农耕生活。“他们依然和动物一起生活在洞穴里。”
 
  洞穴沿着圣山的山谷,错落有致地排列在辽阔的格拉纳达市上方。这里是文化与种族交汇的大熔炉。山的上方、比较偏僻的地区大多被非法居民霸占,其中很多人也是非法移民。合法居民多住在下面,他们因为环境、文化等原因,被洞穴生活所吸引。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12岁的女孩Judith生活在瓜迪克斯,她正走过洞穴的顶部。几百年来,地下居民一直住在这里。
摄影:TAMARA MERINO
 
  圣山是西班牙弗拉门戈的诞生地,这种舞蹈由西班牙的吉普赛人发明创造。很多吉普赛人,比如Henrique Amaya,仍住在洞穴里,以表示对文化的尊崇。
 
  Amaya说:“我出生在洞穴里,身边是动物和野兽。”他的家族已经在圣山的洞穴里生活了六代,祖先是赞布拉弗拉门戈的发明者,早在500多年,这种舞蹈就在洞穴里上演了。
 
  Amaya 3岁时开始跳舞。在他看来,在承载了如此厚重的个人历史的洞穴里,表演弗拉门戈、背诵吉普赛人的诗歌,大大拉近了他与祖先之间的距离。“这种感觉既纯净又新鲜,就像凌晨四点跳进瀑布,把头伸进水里一样。”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Mbacke站在洞穴前,俯瞰整座格拉纳达市。
摄影:TAMARA MERINO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塞内加尔移民坐在山上的洞穴里。虽然圣山的洞穴以吉普赛人的家著称,但洞穴居民来自全球各地。
摄影:TAMARA MERINO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Mbacke坐在床上。他的家在圣山上,他在这里住了两年。
摄影:TAMARA MERINO
 
  Tocuato Lopez同样也一辈子居住在洞穴里;他们家4代人都住在瓜迪克斯的洞穴里。在炎炎夏日里,洞穴提供了一处避暑地;更重要的是,洞穴还带来了一种根深蒂固的社群意识。虽然他们家境贫寒,他和妹妹要走上4公里到邻镇乞讨,但他仍对家有着强烈的感情。
 
  Lopez已经是4个孩子的父亲,他说:“我很自豪我生于洞穴,如今仍生活在这里,以后我还会死在洞穴中。”
 
神秘的现代洞穴生活:几千人生活在这古老的西班牙洞穴里
在圣山的岩壁上,洞穴的前门略有些突出。这些洞穴中,有不少非法居民,一些人只是简单住在这里,另外一些人却是非法的占领了这里。
摄影:TAMARA MERINO
 
(译者:七月一号)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