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动物大迁徙:动物的路终有尽头,人类的“路”才刚刚开始

撰文:Annie Roth
摄影:Joe Riis,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黄石动物大迁徙:动物的路终有尽头,人类的“路”才刚刚开始
一群叉角羚穿过格林河,向着大提顿国家公园前进。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美国西部的动物在大迁徙过程中都会面临人类设置的诸多障碍,最近的一项新运动正在帮助迁徙的动物们除去这些障碍。
 
  大黄石生态系统是一个包含黄石国家公园在内的广大生态系统,占地面积近7.3万平方公里,是非洲之外最不可思议的哺乳动物大迁徙的发生地。每年,为了种族繁衍和寻找食物,成千上万头麋鹿、叉角羚和长耳鹿都必须穿过黄石国家公园这块崎岖的地域,完成它们的大迁徙。
 
  完成这些迁徙意味着动物们必须穿过大量围栏、公路和住宅群。不过,现在有一群环保人士、猎人、农场主和政策制定者正在努力合作,试图为动物们铲除这些障碍。
 
  以北美奔跑速度最快的陆地哺乳动物叉角羚为例,每年冬天,它们必须奔跑160多公里才能从怀俄明州的格林河盆地抵达它们的夏季栖息地——大提顿国家公园。这条迁徙线路又被称为叉角羚迁徙之路。
 
黄石动物大迁徙:动物的路终有尽头,人类的“路”才刚刚开始
每年冬天,上千头迁徙的麋鹿会穿过斯彭斯和莫利亚堤野生动物栖息地。州政府在1991年购买了这片靠近怀俄明州杜波依斯的?;さ?,旨在为迁徙动物提供一个安全的港湾。
 
黄石动物大迁徙:动物的路终有尽头,人类的“路”才刚刚开始
叉角羚通常不会跳跃,但这头迁徙的动物为了越过融雪形成的溪流不得不选择跳跃。

黄石动物大迁徙:动物的路终有尽头,人类的“路”才刚刚开始
在晚春的迁徙途中,为了抵达黄石国家公园,麋鹿需要穿越阿布萨罗卡山脉中的一个海拔3350米的山口。
 
黄石动物大迁徙:动物的路终有尽头,人类的“路”才刚刚开始
穿过水流湍急的河流是叉角羚在迁徙过程中面临的最危险挑战之一。当然,穿越公路更加危险。
 
  不过,与麋鹿、长耳鹿和其它有蹄类动物穿越下48州的迁徙线路类似,叉角羚的迁徙需要穿过大片联邦、州以及私人的土地,其中许多地方遍布倒刺铁丝围栏、公路、住宅群和其它人造障碍。
 
艰难的旅程
 
  十年前,为了与全世界分享麋鹿、长耳鹿和叉角羚等动物的迁徙旅程,国家地理特约摄影师Joe Riis开始对他们的行程进行拍摄。
 
  “展示这些有蹄类动物在迁徙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以及美国中部的荒野一直是我的目标,”Riis说道。
 
  Riis希望,通过与全世界分享这些动物的迁徙旅程,人们可以了解到它们一路上所要面对的迁徙困难。Riis最令人震撼的作品之一发表在2016年5月刊的《国家地理》杂志上,展示的是一头腿被倒刺铁丝围栏困住的叉角羚。
 
黄石动物大迁徙:动物的路终有尽头,人类的“路”才刚刚开始
霍巴克盆地位于怀俄明州和格若斯维崔山脉之间,是长耳鹿的夏季栖息地。
 
黄石动物大迁徙:动物的路终有尽头,人类的“路”才刚刚开始
黄石地区近期的障碍清理活动减少了长耳鹿等动物迁徙过程遇到的障碍。

黄石动物大迁徙:动物的路终有尽头,人类的“路”才刚刚开始
在怀俄明州西部迁徙的叉角羚,它们在迁徙途中不喜欢穿越柳树林,因为在柳树中它们的视线会受到影响,而且奔跑速度受限。
 
  最近,在Riis的摄影作品的激发下,也是为了?;っ拦鞑康亩锴ㄡ阕呃?,多个组织联合发起了一项旨在拆除动物迁徙途中的栅栏和其它障碍物的新运动。在过去的十年里,猎人、环保人士、私人土地主和政策制定者共聚一堂,共同商议并拆除了黄石国家公园及其周围迁徙走廊范围内的许多人造障碍。
 
  在怀俄明州派恩代尔的西部,绵延着一条全长19公里的191号公路,这条公路的变化最为明显。公路中有一段叫作Trappers Point的路段,正好经过叉角羚的迁徙线路。因此,这段路涉及叉角羚的交通事故一度十分常见。
 
修桥搭路
 
  “对人和迁徙的叉角羚来说,Trappers Point真的是一个充满危险的地方,”Riis说道。过去每年至少有100头叉角羚、长耳鹿和其它有蹄类动物在尝试穿越这段公路时死亡,他说道。不过,2012年,为了给叉角羚创造安全的迁徙通道,这段公路上修建了一系列的野生动物跨越桥。
 
  Riis称,现在野生动物交通事故几乎不再发生。“这是许多人都为之骄傲的巨大成功,”他说道。“这不是一个人、一个非营利组织或一个机构能单独做到的,而是多个机构和组织联合取得的成就。当地社区、县议会委员、多个非营利组织、怀俄明州狩猎和渔业部门、怀俄明州交通部通力合作,共同完成了这个充满挑战的任务。”
 
黄石动物大迁徙:动物的路终有尽头,人类的“路”才刚刚开始
一群叉角羚穿过Trappers point的野生动物跨越桥。这座野生动物跨越桥修建于2012年,旨在帮助动物安全迁徙,避免它们横穿191号公路。
 
  Riis认为,如果没有两党的支持与合作,根本不可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这些动物的迁徙线路横跨几十到几百公里,这就意味着任何一个政府机构、非营利组织或私人土地主都无法单独完成动物迁徙的?;すぷ?。”
 
黄石动物大迁徙:动物的路终有尽头,人类的“路”才刚刚开始
图为2008年叉角羚穿过191号公路。自从2012年修建了野生动物跨越桥之后,几乎没有野生动物交通事故发生,此举被视为该地区的一个巨大成功。
 
  这就意味着为了野生动物的利益,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必须寻求与土地主合作,Jim Lyons说道。在奥巴马执政时期,Jim Lyons曾担任内政部的副助理国务卿,管理土地和矿产资源管理局。
 
  “要确保迁徙的有蹄类动物仍然是这个独特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就需要跨领域的合作工作。” Lyons说道。
 
前路漫漫
 
  今年2月份,美国内政部长Ryan Zinke签署了一份部长命令,旨在提升羚羊和麋鹿等有蹄类动物的栖息地质量和?;て淝ㄡ阕呃?。根据一份新闻稿,该命令力求促进州政府和私人土地主的合作,以确保“健康的大型动物群体持续存在”。
 
  理论上,这项命令可能可以确保这些动物在下48州安全迁徙。然而,猎人和环保人士都对特朗普政府能否坚守承诺表示怀疑,因为在很多人看来,油气开发似乎是特朗普政府的当务之急,而且在其任期内油气开发已经有所扩张。
 
黄石动物大迁徙:动物的路终有尽头,人类的“路”才刚刚开始
萨勒费尔高原位于黄石国家公园的东南角外。萨勒费尔高原俗称“The Thorofare”,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它是成千上万头有蹄类动物和其它大型动物的主要迁徙线路。
 
  “内政部长Zinke承诺?;じ嗾饫喽锴ㄡ阕呃?,不过与此同时,他监管的部门出租了用于油气开发和采矿部分的动物迁徙走廊,”Lyons说道,目前他担任耶鲁大学森林与环境研究学院的讲师。“我对美国当前政府所做的环保承诺表示担忧,”他补充道。
 
  Nick Dobric是一个猎人,同时还是西奥多·罗斯福?;ぷ橹囊晃幌殖〈?,他表示仅靠语言无法令他所在社区的猎人满意。他和他的组织喜欢的是实实在在的政策,他说道,“不过我们目前真正需要的是执行。”

(译者:七月一号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